毫米波 (Millimeter Wave): 頻帶​之戰

綜覽

毫米波 (Millimeter Wave,​簡稱 mmWave) 又​稱為​「極​高頻」​(Extremely High Frequency, EHF),​是​指​波長​由 1 mm 到 10 mm 的​電磁波,​頻率​範圍​是 30 到 300 GHz。​在​無線電​頻譜​裡,​毫米波​位於​微波​和​紅外​波​的​範圍​內,​是​一種​「太​赫茲​波」​(tera hertz wave)。​毫米波​的​主要​應用​層面​包括​電子​通訊、​軍用​通訊、​科學​研究、​醫療,​也是 5G 無線​通訊​發展​中的​關鍵​因素。

​無線​裝置​創造​並​消耗​資料​的​同時,​連接​這些​裝置​的​無線​通訊​基礎​設施​也​必須​隨​之​演進,​才能​滿足​成長​的​需求。​相較​於 6GHz 以下​的​頻譜,​毫米波 (Millimeter Wave) 的​頻譜​不僅​非常​充裕,​而且​只要​稍微​經過​授權​就​能​使用,​因此​世界​各地​的​業者​都能​運用​毫米波。 ​

內容

引言:​無線​裝置​的​毫米波 (Millimeter Wave) 需求

無線​裝置​數量​與其​消耗​的​資料​量,​每年​都​以​等比級數​增加 (年​複合​成長率​為 53%[1])。​無線​裝置​創造​並​消耗​資料​的​同時,​連接​這些​裝置​的​無線​通訊​基礎​設施​也​必須​隨​之​演進,​才能​滿足​成長​的​需求。 3GPP[2] 所​定義​的​三種​高階 5G 使用​案例 (圖 1),​其​目標​是​隨時隨地​提供​可用​的​行動​寬頻​資料;​然而,​僅僅​提升 4G 架構​網路​的​頻譜​效率,​並不​足以​提供​所需​資料​速率​的​步​進​函式。​有鑑於此,​研究​人員​正在​研究​像​毫米波​這類​更高​的​頻率,​希望​得到​可行​的​解決​方案。​早期​在​通道​探測​作業​得到​了​正面​的​結果,​使得​世界​各地​的​無線​標準化​組織​皆​重新​調整​研究​重點,​為​要​了解​新一代 5G 無線​系統​如何​整合​並​運用​這些​新的​頻率​與​較高​的​頻寬。


定義 5G 的 KPI

各個​使用​案例​都是​針對​未來​的​無線​標準​所​設計,​藉此​讓​這些​標準​針對​新​應用​補足​既有​無線​標準​的​不足​之處,​而​各​案例​都​需要​一組​不同​的​全新​關鍵​績效​指標 (KPI)。 IMT 2020 使用​案例​所​定義​的​增強​型​行動​寬頻 (eMBB),​預期​能​達到 10 Gb/​s 的​尖峰​資料​速率,​比 4G 快了 100 倍​[3]。 Shannon Hartley 定理​指出,​容量​為​頻寬 (即​頻譜) 與​通道​雜訊​的​函式,​因此​資料​速率​確實​與​可用​的​頻譜​有關​[4]。 由於 6 GHz 以下​的​頻譜​已經​分配​完畢,​所以 6 GHz 以上 (尤其是​毫米波​範圍​內) 的​頻譜,​可說是​因應 eMBB 使用​案例​的​理想​替代​方案。

 

圖 1: 3GPP 與 IMT 2020 所​定義​的​三種​高階 5G 使用​案例

 

毫米波 (Millimeter Wave):​三種​頻率​的​故事

世界​各地​的​電信​業者​為了​服務​客戶,​已​在​頻譜​上​花費​了​數十​億​美元。 拍賣​訂價​凸顯​出​頻譜​這類​寶貴​資源​的​市場​價值,​以及​供不應求​的​特性。 開發​新的​頻譜​讓​電信​業者​不僅​能​服務​更多​使用者,​還能​提供​更​高效能​的​行動​寬頻​資料​傳輸​體驗。 相較​於 6GHz 以下​的​頻譜,​毫米波​的​頻譜​不僅​非常​充裕,​而且​只要​稍微​經過​授權​就​能​使用,​因此​世界​各地​的​業者​都能​運用​毫米波。 此外,​現代​矽​製造​技術​已​大幅​降低​毫米波​設備​的​成本,​所以​在​價格​方面,​這些​設備​已​可用​於​消費​型​電子​產品。 而​採用​毫米波​所​面臨​的​挑戰,​主要​在​於此​頻譜​仍​未​經過​完整​研究,​有​尚待​解決​的​技術​問題。

​電信​業者​已​開始​研究​毫米波​技術,​以便​評估​最適合​行動​應用​的​頻率​範圍。 國際​電信​聯盟 (ITU) 與 3GPP,​已​共同​規劃​確立 5G 標準​的​兩​階段​研究。 第一​階段​研究​將​著重於 40 GHz 以下​的​頻率,​以便​迎合​部分​較​急迫​的​部分​商業​需求,​並​將於 2018 年 9 月​完成​此​階段​研究。​第二​階段​則​預計​從 2018 年​開始,​於 2019 年 12 月​結束,​目的​是​達成 IMT 2020 所​列​的 KPI,​並且會​著重​研究​高達 100 GHz 的​頻率,​同樣​屬於​毫米波​的​頻率​範圍​之內。
​為了​統一​全球​的​毫米波​頻率​標準,​ITU 在​近期​的​世界​無線電​通訊​大會 (WRC) 結束​後,​公佈​了 24 GHz 到 86 GHz 之間​的​全球​可用​頻率​建議​清單​[5]:

 

24.25–​27.5GHz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31.8–​33.4GHz

37–​40.5GHz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40.5–​42.5GHz

45.5–​50.2GHz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50.4–​52.6GHz

66–​76GHz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    81–​86GHz


​ITU 提出​建議​不久​後,​美國​聯邦​通信​委員會 (FCC) 便於 2015 年 10 月 21 日​發佈​了​擬議​規範​公告 (NPRM),​針對 28 GHz、​37 GHz、​39 GHz 與 64-71 GHz 頻帶,​提出​靈活​的​新​服務​規則​[6]。

 



​圖 2: 擬議​為​行動​用途​的 FCC 頻帶​[6]



​當 ITU、​3GPP 與​其他​標準​組織​決定​以 2020 年​做為​定義 5G 標準​的​期限​時,​手機​電信​業者​正​加緊腳步​推出 5G 服務。 美國​的 Verizon 與 AT&T 致力於​在 2017 年​推出 5G 的​初始​版本;​韓國​計劃​在 2018 年​奧運​推出 5G 的​測試​版本;​日本​則​打算​在 2020 年​東京​奧運​展示 5G 技術。​透過​各方​所​訂定​的​不同​目標,​適用於 5G 的​毫米波​頻率​選項​也​逐漸​浮上​檯面: 28 GHz、​39 GHz 與 72 GHz。

​這​三種​頻帶​能​脫穎而出​的​原因​有​很多。 首先,​不像 60 GHz 必須​承受​約 20 dB/​km 的​氧氣​吸收​損失​[7],​這​三種​頻率​的​氧氣​吸收​率​遠​低於​此​數值 (如下​圖​所​示),​因此​較​適合​長距離​通訊。 這些​頻率​也能​在​多​路徑​環境​中​順利​運作,​並且​能​用於​非​可視​判​讀 (NLoS) 通訊。 透過​高​定向​天線​搭配​波束​賦​形​與​波束​追蹤​功能,​毫米波​便能​提供​穩定​且​高度​安全​的​連結。 紐約​大學​理工學院 (NYU Polytechnic School of Engineering) 的 Ted Rappaport 博士​與​他的​學生,​已​開始​著手​研究 28 GHz、​38 GHz 與 73 GHz 的​通道​屬性​與​潛在​效能。 他們​藉由​傳播​量​測​與​研究,​探討​這些​頻率​潛在​的​服務​中斷​情形,​並且​已​發表​多​篇​相關​論文。 透過​這些​頻率​的​現有​資料​與​研究,​結合​全球​可用​的​頻譜,​便能​從​這​三種​頻率​開始​執行​毫米波​的​原型​製作。

 

圖 3: 毫米波​頻率​範圍​的​大氣​吸收​率 (以 dB/​km 為​單位)​[7]

 

28 GHz 毫米波

如上所述,​電信​業者​都​急切​想要​取得​未​分配​的​大量​毫米波​頻譜;​而​毫米波​頻譜​會​使用​哪些​頻率,​這些​業者​將是​深​具​影響力​的​關鍵​要​角。 在 2015 年 2 月,​Samsung 執行​了​自己​的​通道​量​測,​並​發現 28 GHz 的​頻率​可用​於​手機​通訊。 這些​量​測​結果,​驗證​了​都市​環境​中​預期​會​發生​的​路徑​損耗 (非​可視​判​讀 (NLoS) 連結​中的​路徑​損耗​指數​為 3.53),​Samsung 進而​宣稱,​此​數據​指出​毫米波​通訊​連結​可​支援 200 公尺​以上​的​距離​[8]。 該​研究​還​包含​相位​陣列​天線​的​運用。 Samsung 也​開始​相關​設計,​以便​讓​手機​能夠​容納​精密​的​陣列​天線。 在​日本,​NTT Docomo 與 Nokia、​Samsung、​Ericsson、​Huawei、​Fujitsu 共同​合作,​針對 28 GHz (以及​其他​頻率) 順利​完成​了​現場​測試。

​2015 年 9 月,​Verizon 宣布​他們​與 Samsung 等​重要​合作​夥伴,​將於 2016 年​在​美國​執行​現場​測試。​這​比​訂定 5G 標準​的​擬議​期限 2020 年​還早​了 4 年,​使得 Verizon 成為 5G 市場​的​先行​者。 2015 年 11 月,​Qualcomm 透過 128 支​天線​針對 28 GHz 執行​實驗,​在​人口​密集​的​都市​環境​中,​展現​了​毫米波​技術​的​效能,​以及​定向​波束​賦​形​如何​用於​非​可視​判​讀​通訊。 而​在 FCC 宣佈 28 GHz 頻譜​可用​於​行動​通訊​後,​進一步​的​實驗​與​現場​測試,​勢必會​在​美國​持續​進行。 Verizon 也​公佈​了​租用 XO Communications 的 28 GHz 頻譜​的​協議,​其中​包含​於 2018 年底​買​下​頻譜​的​購買​選擇權。

​然而,​請​注意 28 GHz 頻帶​並不​在 ITU 的​全球​可用​頻率​清單​上, 因此,​仍​無法​確定​此​頻帶​是否​能​成為 5G 毫米波​應用​的​長期​頻率。​但​基於​此​頻譜​在​美國、​韓國​與​日本​的​可用性,​以及​美國​電信​業者​在​早期​現場​測試​的​投入,​28 GHz 有​可能​在​不符​國際​標準​的​情形​下​直接​應用於​美國​的​行動​技術。 韓國​於 2018 年​奧運​展示 5G 技術​的​目標,​也​可能​在​標準​組織​確定 5G 標準​之前,​便​促使​消費​型​產品​運用 28 GHz 技術。 然而,​此​頻率​不在​國際​行動​通訊 (IMT) 頻譜​清單​上​的​事實,​已經​引起​了 FCC 委員​的​注意。 2016 年 2 月​在​華盛頓​的​一場​演講​中,​Jessica Rosenworcel 委員​提到:


「當​我們​把​眼光​放​遠,​就會​發現​有些​地方​美國​是​必須​獨自​前往​的。 這​包含​了 28GHz 頻帶…​可惜的是,​在​去年​於​日內瓦​舉辦​的​世界​無線電​會議​上,​這個​頻帶​並未​納入​討論,​也沒有​列​在 5G 頻譜​的​研究​清單​上。​然而,​由於​這個​頻帶​可​分配​至​全球​的​行動​應用,​因此​我認為​美國​應該​繼續​探索​這個​新​頻譜。​南韓​與​日本​都​已​著手​測試​這個​頻帶,​我們​現在​也不能​停下來。​我們​必須​自己​獨自​前​行,​並在​年底​前​完成​適用於 28GHz 頻帶​的​框架」。


​另一​名​委員 Michael O’Rielly 甚至​在​部落​格​寫了​一篇​長​文章,​藉此​向 FCC 表達​他​對 2015 年​世界​無線電​會議 (WRC) 結果​的​不滿:


「這​讓​我​開始​思考 WRC-15 所​發生​的​事、​其​帶來​的​實際​效果,​以及​其​往後​對 ITU 所​扮演​角色​的​影響。 這些​做法​很​可能會​破壞​未來 WRC 的​價值,​並​增加 ITU 淪為​工具​的​風險,​使​其​受到​政府​與​現有​頻譜​用戶​的​控制,​進而​阻礙​了​頻譜​效率​與​技術​進展​[9]」


現在​仍​不​清楚 28 GHz 是否​會​廣泛​用於 5G 毫米波​應用,​但​能​確定​的是​此​頻率​在​現階段​非常​重要。

 

73 GHz 毫米波

在 28 GHz 相關​研究​展開​的​同時,​E 頻帶​也在​近​幾年​引起​了​行動​通訊​領域​的​注意。 73 GHz 就是​另一種​備受​矚目​的​毫米波​頻率。​Nokia 運用​了​紐約​大學​的 73 GHz 通道​量​測​結果,​開始​研究​此​頻率。 在 2014 年​的 NI Week 年​會上,​Nokia 透過 NI 原型​製作​硬體,​展示​了​他們​第​一個 73 GHz 空中​傳輸 (OTA) 技術。 這套​系統​隨著​研究​進行​不斷​演進,​並​持續​透過​公開​示範​來​展示​新的​技術​成就。 在 2015 年​的​行動​世界​會議 (MWC) 上,​這套​原型​驗證​系統​已​能​藉由​透鏡​天線​與​光束​追蹤​技術,​執行​每秒​超過 2 Gbps 的​資料​傳輸。 此​系統的 MIMO 版本,​則在​布​魯​克​林 5G 高峰​會議​上​展出,​可​執行​高達 10 Gbps 的​資料​傳輸;​而​在​不到​一年​後​的​行動​世界​會議​上,​這套​原型​展示​了​雙向​空中​傳輸​連結,​傳輸​速率​超過 14 Gbps。

​在 2016 年​的​行動​世界​會議​上,​Nokia 不是​唯一​進行 73 GHz 技術​示範​的​廠商;​Huewei 與 Deutsche Telekom 也​一同​展示​了​可於 73GHz 運作​的​原型。 這項​示範​採用​多​使用者 (MU) MIMO,​展示​了​高​頻譜​效率,​以及​針對​個別​使用者​超過 20 Gbps 傳輸​率​的​潛力。

​有些 73 GHz 的​研究​已​開始​進行,​未來​三年​預計​將有​更多​相關​研究。 其中​一項​可用​以​區分 73 GHz 與 28 GHz、​39 GHz 的​特性,​是​可用​連續​頻寬。 73 GHz 中有 2 GHz 的​連續​頻寬​可用​於​行動​通訊,​是​擬議​頻率​頻譜​中​範圍​最廣​的。 相較​之下,​28 GHz 僅​提供 850 MHz 的​頻寬;​而​在​美國,​39 GHz 附近​就有​兩個​頻帶​提供 1.6 GHz 與 1.4 GHz 頻寬。 此外,​如 Shannon 定理​所述,​更高​的​頻寬​便​代表​更高​的​資料​傳輸​量;​因此​與​其他​上述​頻率​相比,​73 GHz 具備​了​強大​優勢,​是​毫米波​中​一種​重要​的​頻率。

 

38 GHz 毫米波

雖然​目前 38 GHz 在​進行​中的​公開​研究​資料​最少,​但​仍有​機會​成為 5G 標準​的​一部分。 ITU 已將 38 GHz 列​於​全球​可用​頻率​清單, 而且​根據​紐約​大學​的​研究,​已有​通道​資料​可​證明​其為​可用​的​毫米波​頻率。 然而,​相較​於 28 GHz 或 73 GHz,​38 GHz 有​更多​現有​用途,​因此​要​將​其​納入 5G 標準,​將是​一項​挑戰。 FCC 已​針對​可能​的​行動​應用​擬議​頻譜,​以便​加速​美國​未來​針對​此​頻帶​的​研究。

​當 Verizon 著手 2016 年​的 28 GHz 初期​現場​測試​時,​已​擬定​計畫​要​測試 39 GHz。 XO Communications 除了​擁有 28 GHz 的​授權​外,​也​擁有​大量​的 39 GHz 授權。 39 GHz 有​電信​業者​的​大量​投資,​同時​也​名列 IMT 清單​中,​無疑是 2020 年 5G 標準​的​候選​頻帶​之一。

 

毫米波 (Millimeter Wave) 原型​製作

由於​毫米波​通道​的​基本​屬性​與​目前​的​手機​模型​不同,​而且​未知​事項​較​多,​因此​研究​人員​必須​開發​新的​技術、​演算法​與​通訊​協定,​才能​充分發揮 mmWave 在 5G 領域​的​潛力。 建立​毫米波​原型 (mmWave prototype) 非常​重要,​尤其是​在​早期​階段。 由於​僅​靠​模擬​是​無法​展示​毫米波​技術​或​概念的​可行性,​所以​必須​建立​毫米波​原型。​毫米波​原型​能夠​在​多種​情境​下,​透過 Real-​Time 的​空中​傳輸​方式​執行​通訊​作業,​可以​藉此​解開​毫米波​通道​的​秘密,​並且​促進​毫米波​技術​的​應用​與​推廣。

​要​建立​完整​的​毫米波​通訊​原型​時會​面臨​多個​難題。 假設​有​一個​可​處理​多重 GHz 訊號​的​基​頻​子​系統。 目前​多數​的 LTE 實作​皆​使用 10 MHz 通道 (最高 20 MHz),​而且​運算​量​隨著​頻寬​線​性​增加。​換句話說,​運算​能力​必須​提升 100 倍​以上​才能​滿足 5G 資料​速率​的​需求。 此外,​毫米波​原型​製作​必須​用到 FPGA,​才能​執行​毫米波​系統的​實體​層​運算。

​要​針對​毫米波​應用​建立​原型​製作​的​客​制​硬體​是​相當​困難​的​任務。 由於​毫米波​頻率​具備​大量​的​連續​頻寬,​因此​非常​適用於​通訊​作業。 要​找到​具備 1 到 2 GHz 頻寬 (此為 5G 應用​所需) 的​現成​硬體​傳輸​器​或​接收​器,​成本​相當​高昂;​在​某些​頻率​下,​甚至​無法​找到​符合​這項​條件​的​儀器。 就算​真的​找到​了​這種​硬體,​其​設定​並​處理​原始​資料​的​能力​也​有限,​甚至​可能​毫無​處理​能力。 因此,​設計​客​制​的 FPGA 處理​機​板,​便​成為​深​具​吸引力​的​選擇。 設計 FPGA 機​板​硬體​的​時間​或許​不需要​很久,​但​如果​還要​開發​與其​通訊​的​軟體​介面,​就算是​最有​經驗​的​工程師,​也​可能​需要​一年 (甚至​更​久) 才能​完成, 這​還​只是​毫米波​原型​驗證​系統的​一部分​而已。

​除了 FPGA 機​板​之外,​mmWave 原型​驗證​系統​需要​運用​最​先進​的 DAC 與 ADC 才能​擷取 1 到 2 GHz 之間​的​頻寬。 目前​市面上,​有​部分 RFIC 具備​可於​基​頻​與​毫米波​頻率​之間​轉換​的​晶片,​但​這些​產品​選擇​有限,​且​大多​僅能​用於 60 GHz 頻帶。 IF 與 RF 階段​可​做為 RFIC 的​替代​方案, 工程師​一旦​有了​基​頻​與 IF 解決​方案,​供應​商​便能​針對​毫米波​無線電​站,​提供​更多​基​頻 RFIC 以外​的​選擇,​但是​選擇​依然​不多。 開發​毫米波​無線電​站,​需要 RF 與​微波​設計​的​專業​技術,​這​與​開發 FPGA 機​板​所需​的​技術​完全​不同,​因此​團隊​必須​具備​多種​專業,​才能​開發​出​所有​必要​的​硬體。 FPGA 是​毫米波​基​頻​原型​驗證​系統的​核心​元件,​而​要​設計​出​能​處理​多重 GHz 通道​的​多重 FPGA 系統,​將使​系統​更加​複雜。 為了​滿足​服務​供應​商​與​通訊​研究​人員​在​系統​複雜度​與​軟體​的​需求,​NI 提供​一組​可​設定​的​毫米波​原型​製作​硬體,​以及​附有​原始碼​的​毫米波​實體​層,​其​囊括​毫米波​系統​基​頻​的​基本​特性,​並為​橫跨​多個 FPGA 的​資料​遷移​與​處理​作業​提供​抽象​化​功能,​簡化​工作​的​複雜度。 這些​工具​都是​為了​將​新的​毫米波​原型​整合​到​系統​與​產品​內​所​設計,​並​對 5G 技術​的​開發​有​重大​影響。

 

結論:​展望​毫米波​的​發展

雖然​還不清楚​未來​會​如何​應用 5G 技術,​但​能​確定​的是,​毫米波​勢必會​名列​其中。 為了​滿足​資料​傳輸​量的​需求,​使用 24 GHz 以上​的​大量​連續​頻寬​將成​必要;​而​研究​人員​也​已​透過​原型​製作,​展示​毫米波​技術​可​達到 14 Gbps 以上​的​傳輸​速率。 現在​尚待​解決​的​最大​問題​是,​行動​通訊​要​使用​哪個​毫米波​頻帶。 ITU 或許​能​提供​助力,​為 5G 的​行動​應用​設置​一個​頻率。 而​開發​成本​的​降低,​以及​只在​手機​上​使用​一組 (而​非​多個) 矽晶片​的​技術,​是​當前​手機​普及​全球​的​關鍵​原因,​手機​製造商​與​消費者​也​受惠​於此。 然而,​要​重新​分配​現有​頻率,​所費不貲。 找到​一個​全球​都​同意​使用​的​頻帶,​是​值得​奮鬥​的​目標,​但​最終​也​可能​無法​達成。 由於​時程​緊迫,​各地​的​服務​供應​商​選擇​忽視 ITU 的​建議,​並​選擇​那些​雖然​不是​全球​通用,​但​現在​就​能​使用​的​頻譜。 這些​服務​供應​商​也​發揮​自身​能力​的​優勢,​透過​現場​測試​製作​雙向​通訊​連結​的​原型 (5G 開發​的​關鍵​部分),​進而​讓​研究​人員​展示​這項​新​技術,​並​用​前所未有​的​速度​將​新​技術​標準化。

​儘管​仍有​許多​未知​的​部分,​但有​一件事​是​可以​確定​的:​未來​一定會​佈署​毫米波​技術,​而且​會​以​很快​的​速度​執行。 新一代​的​無線​通訊​即將​登場,​而​全世界​都在​關注​並​觀察​未來​毫米波​技術​的​應用​方式。

 

後續​步驟

深入​了解 NI 毫米波​收發​器​系統

探索 Nokia 如何​快速​製作​毫米波​系統​原型

 

參考​資料

[1] CISCO VNI 2016: http://​www.cisco.com/​c/​en/​us/​solutions/​collateral/​service-​provider/​visual-​networking-​index-​vni/​mobile-​white-​paper-​c11-520862.html

[2] RAN 5G 研討會,​2015 年 9 月 19 日 http://​www.​3gpp.org/​news-​events/​3gpp-​news/​1734-​ran_5g

[3] IMT 2020 https://​www.itu.int/​dms_pubrec/​itu-​r/​rec/​m/​R-​REC-​M.​2083-0-201509-​I!!​PDF-​E.pdf

[4] Taub, H., & Schilling, D. L. (1986)。​Principles of Communication Systems. McGraw-​Hill。

[5] Resolution Com6/20, Provisional Final Acts WRC-15. WRC-15 (頁碼: 424-426). 日內瓦: ITU。​http://​www.itu.int/​dms_pub/​itu-​r/​opb/​act/​R-​ACT-​WRC.​11-2015-​PDF-​E.pdf

[6] Use of Spectrum Bands Above 24 GHz for Mobile Radio Services,​GN Docket No. 14-177,​Notice of Proposed Rulemaking,​15 FCC Record 138A1 (發表​於 2015 年 10 月 23 日)

[7] T. S. Rappaport、​J. N. Murdock 與 F. Gutierrez,​「State of the art in 60 GHz integrated circuits & systems for wireless communications」,​Proc.IEEE, vol. 99, no. 8, pp. 1390–​1436,2011 年 8 月。

[8] Samsung “5G Vision”,​第 7 頁,​http://​www.samsung.com/​global/​business-​images/​insights/​2015/​Samsung-5G-​Vision-0.pdf 第 7 頁

[9] O’Rielly, M. (2016 年 1 月 15 日)。 2015 世界​無線電​通訊​大會: A Troubling Direction https://​www.fcc.gov/​news-​events/​blog/​2016/01/15/2015-​world-​radiocommunication-​conference-​troubling-​direction